小孩A常會開玩笑的叫小孩B胖子,甚至以此為暱稱,小孩B頂多回一句:「幹嘛叫我胖子啦!」語調不見火氣。因為他知道,小孩A只是喜歡嘴砲,但沒有惡意,甚至有時還會甘願接受自己的使喚。這是兩人間的友誼默契。

同班的小孩C見小孩A叫小孩B胖子都無事,於是也跟著起鬨的叫小孩B胖子,沒想到小孩B臉一翻,嗆道:「叫什麼胖子啊?我胖甘你屁事哦!」小孩C一臉茫然,「小孩A叫你都沒事,就開個玩笑而已,生什麼氣啊?小氣耶!」

這是我真實遇過的場景,諸位大人們若在場,會怎麼處置呢?

如果你是選擇各打50大板的大人,次數多了,孩子容易跟你離心喔!因為他們會認為你只是為了平息紛爭,而非解決事情,這細微的差異,小孩是很敏感的。於他們而言,平息紛爭就是選擇粉飾太平,所以兄弟為了玩具打架,大人會說:「你是哥哥讓一下弟弟嘛!」為什麼是哥哥就要讓?大人要深究的應該是兄弟爭執過程的言行是否正確?當然,出社會後最常被要求的就是:「你就知道他是這個性格,讓一下嘛!」這是整個大環境的因素,不在此論。

紛爭就在眼前,我尚未開口,小孩D就跳出來說話了,「你不知道說話要過大腦嗎?誰都要接受你的幽默感嗎?這跟小氣有什麼關係?奇怪耶!你又不是他,怎麼知道他的感受?」

我知道小孩C沒有惡意,他只是習慣了別人都要接受他的行為和解讀,這與他家長的教育有關。所以我只告訴小孩C:「如果今天你的朋友罵你一句『豬頭』,你也許笑笑就過了,隔壁班那有點熟悉但其實陌生的同學罵你一句『豬頭』,你可能莫名其妙,甚至覺得憤怒,這是因為每個人對親疏遠近的人際關係有不同的底線範圍,所以任何讓人覺得不舒服的言行都不能以開玩笑為藉口來搪塞,因為這世界不是以你的感覺為中心。說句難聽的,你又不是錢,人見人愛。你也許無意冒犯小孩B,但不小心讓別人不舒服了,大大方方道歉就好,沒什麼好遮掩的。」然後告訴小孩B:「誰都有情緒,說出自己的不舒服是對的,但應該給無意的人一個機會。」

這是三天兩頭就會發生的小孩糾紛,大人如果給予正確的引導,並相信他們可以做得更好,小孩會有意想不到的成長。不是要炫耀我多能耐,只是分享教育現場。

          以下碎念,不吐不快,諸位看倌可以迴避

其實說了這麼長的故事,想表達的心情是:真是夠了!

達叔和冠佑的事情,從一個愚人節的玩笑開始,分寸沒拿捏好,冠佑就如同小孩B一樣說出自己的感受,為何一堆酸民要說他是「玻璃心」?連國中生都知道這跟「小不小氣」、「有沒有度量」沒關係,諸位酸民們,你們連國中生都不如嗎?跟風的記者會不會其實是小學生?

批評「玻璃心」的人,試試不熟的朋友莫名、公開的對著你極盡挖苦之能事,你不爽發怒後,對方回以「開個玩笑生什麼氣?小氣耶!」你心裏沒罵三字經的,我給你一個讚!圍觀的路人還紛紛勸你「開個玩笑,幹嘛那麼玻璃心?」你不回一句「甘你屁事?」的,我給你二個讚,並加以宣揚你的修養與氣度。

而且冠佑發文的重點是「心疼家人被打擾」與「對方言詞間的不尊重」,為什麼一堆人認為他介意的是「鼓手位置會不會被取代」?這問題只需要用我的膝蓋寫出答案:於現實面,新巡已開跑,除非達叔從頭參與製作與練團,不然這假設不成立;於常理推論,誰會無緣無故啟用多年前的同事取代一起打拼了近20年、還正在密切合作的夥伴?於情感面,工作強度與密度如此高的五人,相處時間比誰都多,相濡以沫的情感與默契,是每每在表演現場讓人讚嘆的原因之一,「不散」不也一直是五月天能同心協力往前衝的原因嗎?那麼身為團員的冠佑,會比我不清楚這些嗎?不知道見不得別人好的酸民究竟是什麼心態?

冠佑發文後,達叔太太出來道歉了,事情就該落幕了,結果連阿信發個PO了很多次的兒童節文,都可以被解讀成「手心手背都是肉」,我哩個去!我本來想調侃阿信偷懶用舊文的,結果整個傻眼,是我太天真還是記者們想像力豐富?

本以為事件到此就該停止了。結果下班開手機,FB又被刷屏,尼瑪,連達叔當初退團原因都去挖,焦點模糊至此,我也是無言啦!雖然我覺得最該出面的是「粉專小編」,但連達叔本人也出來致歉了,記者們還要怎樣?果斷取消對該新聞粉專的關注。再說句難聽的,一群40幾歲的大叔了,不論是玩笑也罷,有意或無意也好,難道他們不能自己解決嗎?需要一堆人在旁邊「看人家吃米粉喊燙」?那他們還要在這圈子混嗎?

身為五迷,真的不關心為什麼當初鼓手換了又換,說白點,甘我屁事!我只要知道現在的五月天對音樂認真負責、對歌迷「口嫌體正直」就好,其餘的事,既不當吃又不當喝,也不能換演唱會難求的門票,一直來刷存在感是怎樣?只能說:「記者們,作文的敘事能力和篇章結構要再加強,加油好嗎?」

台灣記者真的都沒事做嗎?政治線、社會線、體育線、財經線、醫藥線都需要一定的專業度,娛樂記者難道對於音樂圈、影視圈的製作和大環境不需具備相對的專業嗎?只會挖藝人私事的新聞,對閱聽大眾到底有何益處?不如多報些《通靈少女》在HBO播放的觀眾反應給業界參考還比較有價值。再者,台灣記者這麼好當?PTT抄一抄就可交差了事,都不用尋求證據或當事人說詞嗎?那全民都可以是記者,要你們幹嘛?

最後語重心長的說:當美國小孩在課堂討論「 如果非洲碼頭大罷工、加拿大森林大失火會對你們有什麼影響?」時,我只見小孩們很開心的在討論「卡提諾狂新聞」(雖然我也覺得笑一笑很療癒),卻不知道蘇丹正因飢荒死了多少人?也不知道網路上這陣子串連了多少人在反對捕殺鯨魚?叨絮這麼多,實在是因為受不了這件事的壞示範。

我想問諸位大人:你們對未來的期盼是什麼?又想將老後的生活交到什麼樣的人手中?

PS.酸民不要跳出來反駁喔,不然你們都「玻璃心」啦!顆顆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木蓮花的生活繪本

butt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