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雨詩,還真的就下雨,濕了。
       一早醒來,聽著雨聲,還有點懶洋洋的,幻想著今天不是簽唱會,簽唱會應該在一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,沒有一把高過一把的雨傘,一陣又一陣吹來濕冷的風,但這一切都發生了。 

       到台北西門町的時候,各家粉絲已有了不少的聚集。為了儲備下午的體力,飢腸轆轆的我們就先行覓食去了。再度回到現場,不管是騎樓、走道,滿坑滿谷的都是人,絲毫沒被連綿不斷的雨澆熄熱情。然後,一抬頭,不會吧,我看到那條閃亮的夏雨詩布條,懸掛在某家二樓餐廳的窗戶邊,有厲害到,視野佳,不用風吹雨淋,有椅子坐還有東西吃 
       等待的時間裡,現場不斷地播著三少的主打,這兩天忙,沒什麼時間聽阿潘的歌,現場乍聽「夏雨詩」,忍不住拉住身邊的菜菜說:「怎麼會這麼好聽。」實在是很感動,在很突然的情況下,阿潘的歌聲還是觸動了我,所以說我是一顆菜咩。 為了讓阿潘看到滿滿的菜,燈牌、布條、蘿蔔扇、夏雨詩宣傳版通通出爐,除了燈牌怕水外,其它的材質都不怕,只能說大家真有先見之明啊!然後辛苦拉拉扛著蘿蔔扇到現場,只見可愛的蘿蔔扇引起許多人的詢問,貼心的菜菜們,怕買扇子的人不會組裝,現場拉起了工作線,一整個有女工加班的fu。 後來我東轉西轉,走到哪都有人拿著蘿蔔扇,這一次,蘿蔔扇又大勝。

       時間來到一點半,主持人HITO的阿娟出現了。雨,卻還是不停的下著,阿娟就一直笑說,會下雨都是因為潘裕文唱了夏雨詩,其實我也是這樣想啦,下次唱「太陽出來了」(這不是兒歌嗎 )第一位上場的是阿潘,我以為他要唱主打(按慣例都是這樣的啊),結果是「心裡的獅子」,天啊!第一次聽到現場,我好興奮喔!真的現場跟CD有差,那個力道好明顯、好清楚,期待演唱會有機會聽到。第二位上場的是阿定,唱的是CD裡的抒情歌「遠在身邊」,阿定的抒情功力有進步唷!第三位是小許,唱得是大家耳熟能詳的「花樹下的約定」,真的蠻喜歡這首清新溫暖的歌曲呢! 然後三位各自介紹了自己的EP,阿潘有說很懷念這個場地,他還記得那時唱得是安全感,然後就清唱了一小段,好懷念喔!訪問完就開始了第一輪的簽名囉!
       因為我站在後面,所以打算第二輪再上去簽名,然後就開始觀察簽名中的三人。因為三人坐成一排,簽名的人依序從他們面前經過,但EP的數量不一,難免有空檔的時候,然後我看到,剛好空閒的阿潘,聽到背景音樂是小許的夢見,然後就湊到正埋頭苦簽的小許身邊,演起了歌詞中的「我們並肩看無聲電影」,整個感覺很嗨,結果阿定見狀,也湊了過去,害得阿娟笑說:「小許享齊人之福喔!」 
       時間就在簽名中慢慢地流逝了,媒體聯訪時間到了,三人帶來了各自的主打歌。阿潘的夏雨詩,今天唱得很有節奏喔,然後又聽到最後一段的「高音」,大家歡聲尖叫啊! 不過實在離舞台太遠,看不清楚也聽不到,我們只負責把布條舉高高,這對於手短、腿短的我而言有點吃力,幸好菜菜們在後面幫我撐著,揪甘心耶! 第二位上場的阿定,連簽唱都帶舞群,有夠拼的,「寂寞包廂」真的蠻搶耳的。小許的「夢見」,比在明道的時候更順耳,很喜歡這首的曲風。
       看看還是滿滿的人,雨仍不大不小地下著,低頭惦惦手邊的EP,怕再不排隊就來不及了。隊伍的最後,停在星巴克前面,旁邊是一家7-11,再旁邊是一家甜甜圈,站了一下午的我們,愛吃的癮又被勾了起來,忍不住又一邊吃吃喝喝一邊排隊。站在隊伍裡,看不太到舞台,只聽見一陣尖叫,我在人群與傘陣的夾縫中 ,看到了他們三個人在跳繩,是三個人跳一條繩子喔,就像小時候玩的「小皮球」遊戲一樣。只見,自稱「蠻靈活,只是不協調」的人,每跳一下,肩膀就聳一下、脖子就縮一下,配著屈膝的腿,我差點笑翻  阿潘,你沒看到旁邊的兩位都很輕鬆嗎?是在跳繩,只要沒踩到繩子就好了,不是在比跳高,不用蜷曲成那樣啦!

       排著排著,一群菜傻傻地突然想到,啊團購的100張EP都還沒拆包膜耶,眼看舞台就快到了,我和SANDY衝到路邊的騎樓就拆起來了,瞬間又有女工加班的FU,然後也是一眨眼的工夫,菜菜不知從哪冒出來,100張EP的拆膜行動,不到10分鐘就完成了 不過我說小嗨,你沒有當女工的料啦,才拆第一張就手流血,還是乖乖看阿潘就好 大批的女工在騎樓邊加班,引起路人的興趣,還詢問是在幹嘛,趁機推銷了一下,還拿了阿潘的EP借他看,希望他之後有去買。

       終於快輪到我們,這時可愛的弟弟要登場了。這位可愛的弟弟是某菜的兒子,今天阿潘唱歌時,他一直在後面拿著蘿蔔扇喊著:「阿潘加油!」我們尖叫,他的音量也不小,雖然常常慢我們一拍,但真得好可愛喔! 這時,已經排到舞台前的我們,清楚的看到他們三人都努力的在簽名,弟弟卻已經忍不住對著阿潘喊著:「阿潘加油!」 但台上台下其實有點距離,看到阿潘沒反應,他不死心又喊了一次,我在旁邊趕緊跟他說:「他現在沒有聽到,等下上去再說。」就怕他沒得到回應,一沮喪之下,阿潘就聽不到小小菜的鼓勵了。  
      爆笑的來了,因為排我們前面的幾位菜菜簽得比較久,所以我們邊簽就邊跟小許聊了起來。只聽弟弟突然冒出一句:「阿潘加油!」 小許愣了一下,笑了出來說:「阿潘哥哥在旁邊喔!」然後弟弟的媽媽趕快跟弟弟說:「他是小許,你要說小許加油!」弟弟停了好幾秒,只說了「加油」,大概突然聽到小許的名字,想說怎麼跟我練習的名字不一樣。然後小許就跟弟弟一直握手,握到後來要換阿潘簽名,弟弟還站在小許那 
       移到阿潘面前,振筆疾書的阿潘沒抬頭 突然眼睛瞄到面前站了個小孩,抬起頭來看了弟弟一眼,說:「弟弟好可愛喔!眼睛好大喔!」然後伸出手去握弟弟的手。之後邊簽就邊抬頭看弟弟,然後我們就跟弟弟說:「你要跟阿潘說什麼?」弟弟終於把練習已久的話說了出來:「阿潘加油!」 阿潘笑得很開心:「謝謝!」弟弟的媽媽又教了一句,來了個英文版的:「Peter加油!」稚嫩的童音說著這句話,整個可愛到破表 沒想到弟弟竟然在這時自己加了句台詞,在阿潘又一次抬頭看他時,對他小撒嬌地說:「愛你喔!」阿潘說:「真的嗎?」弟弟認真的點點頭 我忍不住偷說了一句:「是幫媽媽說的嗎?」然後阿潘問說:「弟弟你幾歲?」「兩歲。」「兩歲?這麼厲害!」 「兩歲八個月啦!」弟弟的媽媽加了補充。阿潘又問:「弟弟你叫什麼名字?」「我叫Owen。」「為什麼叫Owen?」弟弟整個無言 這要他怎麼回答啦!會不會太難了,是說,媽媽也答不出來喔天啊!我明明是來看阿潘的,可是後來我實在是被弟弟吸住整個目光。以至於阿潘跟我握手的時候,「手指控」又發作,還是沒被阿潘的汪汪眼電到,怎麼會這樣 簽完要下台的時候,阿潘跟弟弟說bye bye,可是拿到糖果的弟弟已經被吸走目光,我很壞的拿走他的糖果,移到阿潘的前方,弟弟眼睛盯著糖果跟著轉了半圈,我說:「跟阿潘說bye bye。」「阿潘bye bye。」 看來阿潘很得小孩子的緣,也很喜歡小孩啊!看到弟弟眼睛都亮了。

       下了舞台後沒多久,只見阿潘去跟商家借洗手間,但這不是重點,重點在舞台上的兩個人。只見阿定跟小許拿麥克風站了起來,小許就說:「我們三個膀胱最不好的離開一下。」 小許趁阿潘不在偷偷惡魔了一下喔!然後模仿阿潘唱「夏雨詩」,還說:「阿潘麥克風都拿很下面。」耶!對喔,我都沒發現說。 然後阿定唱「夢見」,小許唱「忘了說愛你」、阿定唱「You are not along」的一小段,小許還好笑的唱成中文「你不是一條龍」。這時阿潘已悄悄地回到台上,阿定發現了,最後一句就唱成「膀胱不好的回來了」 然後要阿潘唱一小段,阿潘就唱「你不是一條龍」 阿定趕緊笑著打斷他:「不是啦!是你的新歌,來一小段。」結果,阿潘就清唱了「我和你從未分手」,請尖叫 好聽啦!然後三人回座位繼續簽名。因為有些菜菜要趕桃園場就先離開了,我則是吹風淋雨,頭有點隱隱作疼,回家撲床去了。


       後續的發展,謝謝弟弟的媽媽提供,太可愛了啦!
      我們離開之後,媽媽菜帶著弟弟繼續看阿潘,結果弟弟突然大叫一聲:「阿潘加油!」 結果前面一群人都轉頭看他們,害媽媽菜很不好意思。我說,弟弟啊,你喊上癮囉!沒想到弟弟竟然問他媽媽說:「媽咪,我可以再上去一次嗎?」 「你想跟阿潘說加油?」弟弟點點頭 。天啊!早知道就不要一次簽完,真是揪甘心的弟弟啊!然後媽媽菜帶著弟弟去吃飯飯、買小襪襪,準備回家時經過舞台,剛好他們簽完名要離開,阿潘還有清唱一小段「老夫老妻」喔!(什麼? 我沒聽到啦!)貼心的阿潘還說:「你們都不撐傘會感冒。」然後比著弟弟說:「剛那個戴紅色帽子的弟弟,媽媽怎麼沒有幫他撐傘。」這個,抱小孩撐傘不太方便啦! 不過阿潘很貼心啦!然後三少坐上車,弟弟就一直問:「阿潘呢?阿潘呢?」 等車子一開走,弟弟就大喊:「阿潘的車車耶!」 回到家後,弟弟還一直在喊:「阿潘加油!」 還說下一次還要去看阿潘 可愛的弟弟啊,下次天氣比較好,場地比較舒服,再請媽媽帶你來看阿潘喔!順便陪姐姐玩一下啦!

 

落落長的感想文,在偷懶一次後又出現了,所以
偷懶落筆(偷用默默梗XD)

 

最後要謝謝大愛團的家人,好久不見的大家都出現了,一起吃飯,一起嘴饞,一起高調,一起簽名,希望大家聽到阿潘的歌聲、握到阿潘的手,都有滿滿的幸福喔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utthist 的頭像
butthist

木蓮花的生活繪本

butth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